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莲语声声

生活着我的生活 思念着我的思念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虽不漂亮却有内涵,虽不入时却有气质,虽不高贵却较精致,虽不另类却也特别,清高而不乏谦逊,热情而不显张扬,大方而不失矜持,成熟而略带调皮---

网易考拉推荐

(原创)半月巨痛 终生思念  

2008-07-24 21:10:40|  分类: 缅怀父母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前些日子,就知道母亲病情加重,连续输液近50天。接近暑期我不断地往妹妹家里打电话,询问妈妈的病情,得到的总是:尽力维持……7月9日上午我又拨通了妹妹家的电话,妹妹说:“还算稳定,只是不吃东西了或许是在等你。”下午我忙着收拾,准备10号早晨5点就出发。晚饭后,我的心怎么也安定不下来,先是给妹妹家打电话无人接听,又给弟弟家打电话也是无人接听,再拨妹妹家电话还是无人接听。我想:妈妈很可能被送往医院病房了。弟弟在医院上班,妹妹在医院家属区居住,平时,医生、护士都到家里诊断,打针、输液、吸氧等。放心不下,于是,我拨通了弟弟的手机,我告诉弟弟我10号一早出发回到妈妈身边,弟弟没有说什么。我又问弟弟:“你们在哪里?”弟弟说:“在散步。”随后手机关了。我想,不对。这不是弟弟的风格,便和老公分析着、谈论着,心忐忑不安,人坐卧不宁,走来走去,什么都没有心思行为。谁知晚9:30老公的手机突然响了,是弟弟派部下来了,说妈妈在中午时分辞世了,怕他姐夫开车有影响,让人家开车和我们一起回家。当时我泣不成声,不时两臂发麻。老公见状劝之又劝,止住了哭声,我决定连夜回同,可他俩一商量认为不妥,最后定下10号凌晨4点出发。安顿好来者,我就开始折腾,一晚上几乎没有合眼,辗转反侧,哪能入眠!影响的老公一夜未眠……

拂晓4点我们驾车出发,老公怕人家开不惯自动档,他说天黑时他开,等到“大营”让人家接替。路上我的心在哭,一言不发,默默无语。早8点我们顺利回到老家。一下车,我立刻扑到妈妈的棺木前,磕头后号啕大哭,几经劝说才止住哭声,听弟妹和妹妹讲述妈妈临终前的一些情况……我要掀开妈妈的棺盖看看妈妈的尊容被画师拦住了,他说:“上着冷冻呢,等明天封棺木盖的时候再看吧。”

第三天中午要封棺木盖了,吹鼓手在外边吹,歌手在车台上唱。亲人们与妈妈的遗体做最后的告别。画师移开棺盖说:“看吧,谁都不许把眼泪掉到老人家身上,那样对老人不好。”我们极力控制自己的眼泪。画师要给妈妈围围巾了,我帮着端起妈妈的头,发现妈妈的头皮还是软的,我对他说:“我能否捉捉妈妈的手?”他说:“可以。”我捉了捉妈妈的左手,软软的就是有点儿凉。画师捉了捉妈妈的右手说:“你们看人家这老人的关节和活人没有什么两样。”他还说:“我做这一行16年了,还没有见过这样的现象,这个老人成神了,总是上天堂了。”他说完,我又捉了捉妈妈的右手。在他的催促下,我才不情愿地放下。蒸糕的气圆了,要封棺木盖了,“嘭”孝子们开始哭了,我止不住又一次号啕……开饭了,吹鼓手在车台上一个劲儿地吹,歌手们边舞边唱。这天下午吹了一下午,唱了一下午,观众很多,家里不时派人给观众散烟,扬烟。晚饭后照例吹打歌唱,观看的人比下午还多,老公和妹夫分别给观众发放香烟。直至夜间11点……

以后的日子里,来吊唁的人连续不断,依照当地风俗,每每来一个吊唁者,做为女儿和媳妇的,都要陪着上香、烧纸、磕头,还要哭,意思是告诉妈妈有谁来看她了,我们和她说说话……

第六天,宾客们中午、晚上要在家里吃饭,下午唱晋剧,晚上唱二人台,看的人依然很多,发放香烟依然进行。当地人说老丧顶喜抽东家支香烟吉利……

第七天是辞灵日,中午、晚上是正席,客人们依据亲疏、辈分就餐,本家族的全家都来吃饭,不能来的给人家送过去。中午来,晚上依然。下午,孝子们和主爷家去坟地为妈妈安家,孝子们是安置,主爷家是把关去了,做主去了。我是长女,弟弟是长子,我俩和画师下到妈妈的“家”里,为妈妈安置一些日常生活用品。完毕后,上来和大家一起进香,供奉,烧纸,哭诉,他人一再拉扯,我们才起来。而后坐车回家。晚上一开饭,吹打开始了,歌唱开始了,闹到11点。此时,弟弟跟画师一行去起父亲的干葬了。(2006年冬季父亲走时,不能入坟,只好寄埋,如今要跟母亲一起回家了。)他们回来不久,12点了,又开始吵灵了。吹鼓手吹到1点,我们一直陪着。两点多,弟弟媳妇蒸好移材糕,我和弟弟要出去为妈妈开路,弟弟拍拍棺材说:“妈,醒醒,走吧!”于是弟弟拿下放在棺材顶上的小汽车,我拿着笤帚,跟着画师到指定的地点,点燃了小汽车。直到汽车燃尽我们才撤退,回来时我们倒退着走,弟弟一边退着走,一边用笤帚扫我们留下的脚印……回去后我们抓紧时间小憩了一会儿……

第八天出殡,早上是流水席,谁来谁自己招呼自己吃饭。8点多,仪式后,起棺,由弟弟扛着,本家人帮着抬出来,放到专用车上,男孝子们在车前拄着棒,拉着绳,象征着抬着棺木;女孝子们坐在车上哭。到了宣棺处,灵车停下来了,我们下车了,鼓匠们开始吹奏了,演员们激情地展示歌喉,人们围观着,评说着......我们哭着,跪着,不断地烧着纸,在炎炎烈日下,脸上留的是汗水,眼里留的是泪水,围观的人为我们送来了垫子,让我们轮替地坐着烧纸,孝子中的一个嫂子告诉我,哭哭你父亲。我听了她的话哭哭妈,哭哭爹。这时,又有围观的人拉着我说:“不要哭了,一个半小时,你吃不消”……挨过了90分钟,灵车开始走动了……到了画师指定的地方,灵车又一次停下来。弟弟打碎了烧纸的瓦盆。我们女孝子们解下了麻辫等,哭着,与灵车告别。不时灵车开动了,路过停放父亲棺木的地方,接上他和妈妈一起入坟、下葬、回家。我们回到家里,坐在停放妈妈灵柩的地方痛哭了一通。中午埋坟的人1点才回来,我们一起吃了饭……

第九天,我们去坟上“复了二”,依旧是上香,供奉,哭诉。事后弟弟安排人进行收拾,我们姐、弟、妹一行回到大同市。

亲人们在一起最多的是留泪和怀念。弟弟的双膝都是黑青,他说:妈妈活着的时候,他尽了大夫儿子的最大努力,妈妈走了,打送又是当地目前最风光的;妹妹说:七年来,她一把屎一把尿,尽了做女儿最大的力;我没有支声,只是想:我长这么大,没有和父母顶过一次嘴,是他们心目中的孝顺女,母亲从1985年至2000年,每年都来太原住,少则2个月,多则8个月,妈妈在住的日子里,我们尽量陪老人家游玩,从不让她老人家干活,还经常陪老人家“三拐”,说老人家爱听的,做老人家爱吃的,尽量让老人家开心……“姐,我们做得都不错。”弟弟的话打断了我的思路……我说:“妈妈走了少了一份牵挂。”弟弟立刻说:“可多了一份思念啊!”

……

第十四天,由老公驾车,我和弟弟、妹妹、侄子,回到老家去坟地为妈妈过了“二七”。

哎,巨痛半月,思念终生啊!!!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6)| 评论(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